命運安排他們相識,愛讓他們走進彼此的生命...
陳美麗出生在大稻埕,四歲那年,台灣光復,被日本人拉去充軍的父親從南洋回來。由於是第一個孩子,陳父對美麗甚是寵愛,加上祖母的溺愛,養成了美麗的任性。美麗初中畢業後一心想就業,拒絕考高中,父女發生嚴重的衝突,所幸她的打字專長發揮功用,考上公家機關當打字員,總算在陳父面前爭了一口氣。真正讓她改變的是陳父經營的五金行的夥計—李明忠。明忠家境清寒,初中畢業後,家裡無法供他繼續升學,於是去五金行當夥計。一心向學的他考上夜校,為了籌措註冊費向陳父借錢。明忠刻苦向上的精神感動了美麗,二人開始交往。


一轉眼,美麗已經十八歲,出落得像一朵花,追求她的人不少,可她心裡只有明忠。明忠退伍後,陳父希望他回五金行工作,明忠卻想另謀發展,證明自己有能力給美麗幸福。天公疼憨人,明忠因緣際會進入一家冷凍空調公司,做得有聲有色,不久,老闆因病想結束公司,明忠籌措資金,和同事把公司頂了下來,成為股東之一。事業有成的明忠,和美麗有情人終成眷屬。


結婚當天,美麗才知道明忠的媽媽是後母,親生的母親在明忠十歲那年因病去世,家裡因為母親的醫藥費,一貧如洗,讓他深深感受到「因病而貧」的無奈和痛苦。美麗這才發現自己多麼幸福,知福惜福,她要給明忠一個快樂的家庭。


李家是個大家庭,三個媳婦要輪流煮飯,沒有做過家事的美麗狀況百出,所幸有大嫂、二嫂包容。不久,三個兒子陸續出生,一向重男輕女的公公很開心,但老人家溺愛孫子的教育觀念卻和美麗格格不入,衝突常常一觸即發,明忠夾在中間,好生為難。此時的明忠生意做得有聲有色,早出晚歸,教養三個孩子的責任遂落在美麗身上。美麗要上班、又要照顧好家,可說是蠟燭兩頭燒,明忠生意好應酬就多,經常三更半夜醉醺醺地回家。有次美麗氣不過,帶著孩子回娘家,媽媽告訴美麗「賺再多的錢也換不回孩子的真」,於是美麗決心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家庭,協助明忠。


李父去世後,明忠一家人搬離老宅,住進公寓。生活開銷增加,美麗對兒子的栽培不遺餘力,送他們去學小提琴,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小提琴。美麗的辛苦終於得到回餽,一次比賽中,大兒子敏駿的音樂天賦,引起外國教授的關注,有意推薦敏駿去維也納深造。明忠夫妻擔心敏駿年紀小,不懂得照顧自己,萬一氣喘病發作,後果不堪設想,拒絕教授的美意。敏駿沮喪之餘,把小提琴藏封起來,將全部的心思放在課業上。


一轉眼,敏駿已是中國醫藥學院公共衛生系的應屆畢業生,老二敏聰就讀大華工專,最讓人操心的老三敏順經歷一番折騰後,也進了二專就讀。在這其間已接觸慈濟的美麗將師父募款建醫院的善念告訴孩子們,也提到師父說良醫難尋,明忠也說出自己「因病而貧」的痛苦記憶,敏駿和敏聰深受感動因而相約重考大學,希望也能成為一位助人的良醫。皇天不負苦心人,敏駿考上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系,兼修西醫;敏聰則考上中山醫學院復健系;敏順當兵回來也找到讓他發揮所長的工作。明忠、美麗終於放寬心,全力投入慈濟,孩子們在耳濡目染下也開始接觸慈濟。


敏駿選擇去花蓮慈院實習,當作他是他實踐信念的第一步,畢業後留任並選擇專供小兒腎臟專科,陪他走過這漫長的十年歲月,就是他現在的妻子陳秀貴。二人結識於學佛營,當時秀貴是慈濟護校的學生,敏駿開朗的個性和帥氣的外表,深深吸引少女情懷總是詩的秀貴,但年齡、學歷的差距卻成為他們日後交往的障礙。


秀貴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陪伴敏駿走在行醫的道路,護校畢業後考上中山醫學院,畢業後再攻讀慈濟大學碩士。她的努力感動了明忠與美麗,同意他們結婚,並感謝秀貴對敏駿一路走來的相伴和鼓勵。


敏駿看診時「視病如親」的好口碑,很快地傳了出去,有醫院聞風而來,高薪挖角,敏駿不為所動,始終堅持信念,心在慈院。不久,因表現優異,被派往台中潭子分院擔任小兒科主任。

草創時期的潭子分院因人手不足,一個人得當幾個用,認真負責的敏駿經常忘記吃飯,自動留守,幾乎以醫院為家。曾經在醫院實習過的秀貴很能理解敏駿的心情,沒有一句怨言,默默地擔負起照顧兒子楚痒的責任,只要求敏駿要照顧好自己,沒有健康的身體,什麼理想報負都是空談。


敏駿病倒了!緊急送醫,說是由於長期過勞導致心律不整,嚴重時會造成心臟供血失常,危及生命,手術不難,但最重要的是休養。出院回家,秀貴擅自替敏駿請了一個月的假,強迫他好好休養。敏駿放心不下病人,偷偷溜回醫院巡房。秀貴發現,又氣又傷心,要敏駿辭去醫師的工作;敏駿不願對病患失信,堅決不辭職,甘心承受體能的挑戰,夫妻爆發結婚以來最嚴重的口角。


明忠夫妻想到敏駿多年的努力將付之一炬,很不捨,但為了敏駿的健康,又開不了口去勸秀貴,不知如何是好。正巧師父行腳到台中,美麗得知,立刻帶秀貴去向師父請益。師父說「莫忘初衷」。秀貴當下驚覺自己太感情用事,忘了敏駿當初立志學醫的目的,只要把敏駿的身體照顧好,有什麼好擔心的?而她的責任就是扮演好後盾的角色,讓敏駿無後顧之憂,在行醫的道路上繼續努力前進!


,「因病而貧」的痛苦往事,成為兒子學醫的動力...
,「志為良醫」的信念,彌補了父親當年的遺憾...
,堅定不移的愛,激勵丈夫由夥計變老闆...
,無怨無悔的情,支撐丈夫行醫的腳步永不停歇...
,愛的園地,他們齊心灌溉,讓明天綻放出美麗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