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間:民國106年 3月1日(星期三) 上午 10 時00分 整
地  點:中天電視台 四樓大會議室
出席委員:蔡委員念中 、湯委員允一、賴委員芳玉、林委員照程、馬委員詠睿、邱委員佳瑜、杜委員聖聰、周委員詩淵。
列 席:法務陳聖慈
主  席:陳主任委員 光毅         
紀  錄:田炎欣
一、宣布開會: 已達開會人數,會議開始。

二、主席致詞:歡迎新聞副總裁邱佳瑜,加入我們倫理委員會

三、報告事項: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新聞副總裁邱佳瑜,具有新聞專業與媒體管理專長,經周詩淵委員推荐,依本倫理委員會組織章程規定,由總經理聘請擔任中天倫理委員會委員。(總經理發聘書)

四、討論事項:
(一) 案由: 民眾指稱未向本人查證、散布不實言論,律師函求償60萬。
  說明:

1.   中天新聞報導補教名師捲款脫逃新聞,當事人指 稱未向其本人查證、散布不實言論。(如附件)

2. 請新聞部說明。
  討論與說明:

新聞部:新聞部在採訪與查證方面,都已善盡查證之責,記者在採訪時打了數通查證電話,企圖向新聞當事人查證及取得平衡報導,而這些查證電話的通聯,也都保存著。

陳主委:請各位委員就本案提出看法。

湯委員:就本案,提出兩個觀點:
第一,就新聞專業角度而言,新聞查證與平衡是採訪寫作必備的基本工作,這則新聞,記者有善盡查證,經過幾次電話連繫,雖然都沒有找到當事人,但是,已有善盡查證。第二,查證時找不到當事人,或者本人拒絕回答,記者在寫稿時常會忽略提出這一部分的說明,因此,也讓當事人提出「沒有查證」的疑慮,基於前車之鑑,建議記者把查證的經過與結果,花一到兩秒的時間,在新聞中把查證經過與結果,呈現出來。而這個做法,建議也納入新聞教育訓練。

杜委員:我也提出三點看法:
第一,記者善盡查證之責,不必然是百分之百的真實,但是,有做到查證之責,就立於不敗之地。
第二,就本案來看,仍有可以讓新聞採寫更臻完美的做法,例如稿末帶出「在截稿之前,仍未聯絡到當事人」之類的說明,這一點,包括記者、新聞編審,都要更加留意。

       第三,每一則新聞的採寫,我們都要回歸到記者的核心概念,是基於媒體社會責任的主持公道正義?或者是客觀中立的報導?但是不論是什麼基本概念,在新聞文字的陳述中,都應該保持中性的用語,或者如實地引述受害者的用語,這樣才是對記者本身的保護。

林委員:第一則新聞,記者雖然有打電話查證,但是沒有找到當事人,如果在新聞中呈現這個查證過程,會讓新聞更完整。第二則新聞,判斷性較高,雖然可以說是對事件的合理評論,但是,新聞不要下定論,應該呈現其中立性。

邱委員:第一,新聞的查證過程與結果,如果可以加在稿頭或者文末,可以讓新聞的呈現更完整。

       第二,對於所有委員提出的建議,在會議後,新聞部應該立刻向所有採訪同仁宣達,把這些更優質的做法,帶到採訪第一線。

蔡委員:這次奧斯卡頒獎典禮,出現了truth這個焦點話題,真相是什麼?真相,在不同立場的人,就會有不同的觀點。我舉一個實際案例說明。有位廣播界名人,也是我任教學校的老師,被爆料欠錢沒還,結果,所有媒體都蜂湧到學校採訪,其中,某家媒體在報導時,就把我們試圖聯絡該廣播名人的電話嘟嘟聲音,如實呈現出來,這樣的新聞處理手法,就讓人覺得十分完整,所以,新聞在查證與採寫時,不差那一兩秒的時間,多一點作為,就可以做的更好。

馬委員:從新聞專業的觀點看,新聞採寫,可以引述被害人指稱,但是,不宜用記者第一人稱的說法,才能保持客觀中立。

       從法律的觀點來看,記者如果善盡新聞查證的責任,即使沒有得到對方回應,也會被司法單位認同確有查證之實。這方面的做法,新聞部應納入加強教育訓練。

湯委員:新聞工作者,要把新聞做好,其實是很有挑戰性的。因為媒體報導的對象,可能包括高官或者市井小民,高官或名人,有較多的資源或者媒體近用權,所以當媒體揭露報導高官名人的新聞時,記者本身會很小心查證,高官名人也會有機會提出說明。反而是一般市井小民,並沒有太多的資源或者機會,所以,我們在報導時更要持平,因為,一但未落實查證,其損害是很強大的。

       我舉個例子,美國媒體報導一件芝加哥販毒案,拍攝的畫面中出現一個女人,但是,新聞並未加以打馬或者註明非 當事人,結果,新聞播出後,該名婦人就提出抗議,因為她被誤會成販毒者,造成困擾。因此,記者對一般市井小民的報導,尤其更應善盡查證與保護。

杜委員:第一則新聞中,記者並未揭露當事人的姓名,但是第二則新聞中,則揭露了姓名。雖然是已在司法審理,但是,在未判決確定前,對當事人的資訊,最好仍採取適當的保護。

陳主委:我們剛剛從學術與媒體實務的觀點討論了這個案子,請賴委員就法律的觀點提出您的看法。

賴委員:通常,我們會從新聞自律、他律、法律這三個層面來檢視新聞。這次,在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中,媒體影響審判與隱私保護被列為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這是因為媒體是第四權,當個人名譽被媒體未審先判後,很難恢復。因此,我提出幾個看法:
第一,我個人贊成媒體要為民眾主持社會正義,但是,媒體是項武器,使用上務必小心,所有做為一定要符合比例原則。

       第二,新聞的查證工作,要查證到什麼程度才符合比例原則?以本案來說,記者對當事人的行為,追查到四年前的案件,也找到四年前的被害者,但是,相對於當事人這一方,除了打電話無法連繫到本人以外,記者對其周邊親友有無窮其力道查證?

       第三,回歸到法律面的討論,媒體對於被告妨害名譽的控訴,必須回到刑法310條去檢視,看看有無阻卻違法情事?或者311條的合理評論?更何況,對於可受公評的新聞,記者即使求證、採用對方律師的發言答覆,到最後仍有可能被對方提出告訴,因此,做好自律,讓新聞採寫都合乎查證、客觀、平衡,新聞才能不被質疑。

馬委員:這個新聞,兩造仍在司法審理階段,為了避免影響司法判決,建議先從網頁上移除。

陳主委:媒體維持社會公義的責任,值得肯定,記者在一開始起心動念,揭發案件以免更多人被害,這個精神與作為,也是媒體的功能。

賴委員:避免媒體影響判決,我同意先移除。

林委員:為了尊重司法判決,我也同意。

陳主委:關於本案,做成幾個結論:

第一,肯定記者基於媒體社會責任,揭發案件以免更多人受害的起心動念。

第二,日後在新聞查證時,應將查證的過程與結果,呈現在新聞上,以維持新聞的完整性及減少觀眾或當事人的疑慮。

第三,將本案例納入新聞教育訓練,並請新聞部立刻告知第一線的採訪同仁,採取這個積極保護作法。

                                   第四,為了尊重司法判決,先從網頁移除新聞。
四、臨時動議:無
五、散會:民國106年3月1日(星期三) 上午 11 時00分 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