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間:民國105年 11月7日(星期一) 上午 10 時00分 整
地  點:中天電視 四樓大會議室
出席委員:蔡委員念中、湯委員允一、賴委員芳玉、杜委員聖聰、林委員照程、馬委員詠睿、周委員詩淵
列 席:節目部總監朱緻恩、新聞部副總監謝建文、法務經理蔡玟瑛、新聞部編審薄征宇、編審何興邦
主  席:陳主任委 光毅         
紀  錄:田炎欣
一、宣布開會: 已達開會人數,會議開始。

二、主席致詞:

三、報告事項:

四、討論事項:
(一) 案由: NCC本國自製節目相關草案出爐,新增主要時段播送本國自製戲劇節目之規定。
  說明: 1.NCC公布草案之新聞稿,如附件。
(1)衛星頻道,包括戲劇、 綜藝、電影(包含紀錄片)及兒童四類型節目,規定其本國節目比率在指定播送時段合計至少應達25%。
(2)其中針對戲劇、 綜藝、電影(包含紀錄片)等三類節目,指定播送時段為晚間8點至10點。
2.請節目部、法務補充說明。
  討論與說明: 蔡玟瑛:我做幾點背景說明:
1.NCC係依廣電三法之規定,規範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製播節目應符合主管機關所定本國節目比率之限制,NCC以授權命令的方式,於2016年10月26日審議通過「無線電視事業播送本國自製節目管理辦法」及「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播送本國節目管理辦法」這兩個草案,希望將無線與衛星電視在自製節目上拉成一致水平。
2.這兩個草案,NCC都會召開公開說明會,聽取各方意見,11月8日就有一場說明會。
3.各家公司都有公司治理的主權,但是,NCC 在草案中卻強制規定自製節目比率與指定播出時段,這是最有爭議的地方。

陳主委:以下請各位委員提出看法。

馬委員:我先就經營管理層面提出看法。
1.要求自製節目比率與限制排播時段,就電視頻道業者的營運是有困難的。台灣的自製戲劇節目,每一集成本大約在新台幣100多萬元,但是,沒有海外市場,不僅難以進入大陸市場,連東南亞市場也愈來愈難進入,就以中視和中天合製的「美好年代」為例,目前為止投資是負數。如果為了達成自製比率符合NCC的標準,壓低製作成本,在今天台灣沒有那麼大的市場吞納量來看,只可能會讓黃金時段變成不入流、品質愈來愈精糙。
2.三立電視,綜藝節目的自製率原本相當高,但是因為一直無法打進中國市場,成本負擔愈來愈大,因此,三立日前大幅裁員,就是很大的警訊。
3.另一方面,是自製節目的廣告營收,目前電視節目的廣告,檔購價格愈趨下降,在自製節目收視不佳的情況下,採取CPRP(收視點成本,Cost Per Rating Point)的計價方式,有時甚至出現廣告買一送五的情況,廣告的營收,根本無法彌補節目製作的成本。

湯委員:我先提出幾個觀察。
1.大陸市場雖然很大,但是目前大陸本身戲劇節目的自製率也愈來愈高,而且包括穿越劇這種非科學的節目都被禁播,這些政策也都會連帶影響我們進入大陸市場的機會。
2.NCC提出這些機制,必須要看看有無配套的措施。

賴委員:我也先提出幾個現象觀察。
1.有些電視節目,高成本製作,但是,現在卻賣不了二播,成本無法回收。
2.另外,文化部對電視台的節目製作相關的補助,似乎也沒有成效。

馬委員: 如果節目的收視率不好,在市場上沒有競爭力,自然沒有市場性,要被採購二播,難度就高。至於文化部的補助,基本上並沒有太大的幫助,而且大都是補助規模小的製作公司,並不是真正傾全力在扶植好的自製節目。韓國對自製節目的措施,是真正的扶植,文化部的作法,只是減少虧損,而非幫助業者創造利潤。

杜委員:我個人曾在2011年承接陸委會關於兩岸影視交流的委託案,我提出幾個看法:
1.對於與大陸合拍劇的合拍比率限制,例如工作人員比率、出資比率、主創人員、演員比率等,都應清楚。
2.若是類似中天與中視的合拍劇,其首播如何計算,當這樣的自製節目放到OTT時,又是如何計算?而這樣的草案內容是否要延伸到OTT?
3.從市場的觀點來看,NCC提出這樣的規範,是一種「文化安全」的概念,影視載體就是一種文化軟實力的展現,因此,政府會對這種軟實力的建構,予以保護、培植,才能擁有話語權,例如,中國大陸對其自製節目提供黃金時段的播放規定,就是一例。
4.台灣的市場很小,而且電視環境與中國大陸不同,自製節目的規定涉及到各電視台的廣告營收與營運,保護主義的做法,是否有需要落實到這個作法?以及會造成什麼影響?是政府主管機關必須審慎思考的。

湯委員:關於保護主義這一部分,我提幾個看法。
1.這是個潮流,世界各國目前都是這樣做,但是NCC這樣的作法到底對不對,我不置可否。
2.主管機關與各媒體業者,應該都去了解一下,在保護本土自製節目的做法上,韓國怎麼做?歐洲各國怎麼做?在資本主義的運作下,政府的相對作法是什麼?NCC不能只提出政策規定,但是卻不提出配套做法,而只期待文化部、經濟部及其他部門共同參與。
3.不過,我們拉回來檢視這些規定,依其規定計算,自製節目的比率,一個星期也只需播出3.5小時,依中天現在的自製節目情況來看,符合要求。

賴委員:我再提兩個觀點。
1.我同樣主張,NCC不能只有政策而沒有對策或責任。
2.NCC應考量各電視台在經營上的困境,對於自製率、播出時段的要求,應該給電視台緩衝與準備的時間。而且,對於播出時段的計算方式,應再全面檢討,看看以日、周、月、年的計算方式,哪一種最符合各電視台的需求與執行。

蔡委員:我提出幾個觀察與建議。
1.文化保護主義,雖然是潮流,但是對次自製節目的要求,廣電法早就有所規範,只是執行有沒有落實的差別而已。
2.以目前NCC的要求,只規範約束無線和衛星電視,但無法約束非線性的網路媒體,更無法約束外來的IPTV業者,在這個網路潮流時代,NCC的作法,必須更謹慎。
3.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考量是,觀眾的收視權益在哪裡? NCC的要求,站在保護主義的立場,但是卻是有可能抹煞了很多觀眾的收視權益,以現在台灣的觀眾收視習慣來看,很多人幾乎都不看本土自製戲劇節目。
4.從廣告的收益來看,計算標準不同,對電視的營運就會有影響,所以,NCC應該要把幾個關鍵點,例如自製的操作性定義,比率的計算方式,說的更精確。

賴委員:如果NCC沒有處理好,可能導致電視產業快速夕陽化。

湯委員:蔡委員提出觀眾的收視權益這個問題,我補充一下。
1.我舉一個實例,以最近國慶的電視轉播,我做調查研究發現,年輕人根本不看電視,而是沈迷在網路上,這個現象反應出,觀眾和政府要給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2.所以,NCC 在訂這個政策時,有沒有去了解觀眾想要什麼?如果貿然施行,恐怕NCC就會在台灣媒體發展過程中,變成了打趴電視台的殺手。

林委員:我提三個建議。
1.NCC在擬定政策時,必須要考量各電視台營運的實際狀況,如果以目前實務運作,自製節目會造成虧損,就不宜強制要求各電視台。
2.NCC應是站在主管機關的立場,提昇電視的品質,傾政府的力量,去幫助各電視台做出好的品質節目,而不是只採取自製和排播時段的作法。
3.如果,各電視業者或學者家提出各種建議後,都沒有被NCC採納,而仍然只要求自製比率與時段,卻沒有配套措施,電視業者應考量,屆時有什麼對策?

杜委員:NCC若匆忙出手,沒有配套作法,恐怕只會加速電視影視版塊的移動,讓網路更加取代電視。

馬委員:我們支持政府的政策,但希望NCC要有配套措施,讓自製節目在收支有正向發展,而非因此而造成品質下降

陳主委:關於本案,我們做幾個小結論:
1.請NCC對自製節目的操作性定義更明確些。
2.不能只有政策而沒有對策,要有配套措施作為。
3.應考量電視業者製作成本與商業利益。
4.文化保護的思考下,也要重視觀眾收視權益。
把網路衝擊納入考量,扶植電視而非打趴電視產業。
四、臨時動議:無
五、散會:民國105年 11月7日(星期一) 上午 11 時30分 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