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間:民國104年10月7日(星期三) 上午10時00分 整
地  點:台北市內湖區民權東路6段25號 6樓  中天電視大會議室
出席委員:蔡委員 念中 、湯委員 允一、杜委員 聖聰、賴委員 芳玉、林委員 照程、陳委員 美華。 馬委員 詠睿(請假)。
列    席:新聞部執行副總監 謝建文、主播 戴立綱、主任 賴麗櫻、編審 薄征宇、新媒體事業處副理 姚南宏、法務經理 蔡玟瑛。
主  席:陳主任委員 光毅             
紀  錄:田炎欣
一、宣布開會: 已達開會人數,會議開始。

二、主席致詞:(略)

三、報告事項:

四、討論事項:
(一) 案由: 中天新聞龍捲風節目電話連線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人員案。
  說明: 1.依NCC通傳內容決字第10448009420號函辦理。
(1)請新聞部 播放當天節目影帶。
(2)請節目主持人 戴立綱 摘要說明。
(3)請新聞部副總監 謝建文 補充說明當時與事後處置情況。
  討論與說明: 陳主委:看完當天新聞影帶後,請新聞部口頭補充說明。

戴立綱:當天新聞,是LIVE播出,現場主持與製播,有幾點說明
1.我們是CALL OUT給高雄前市議員,當時我們並不知道他已經進入到大寮監獄挾持人質的現場,而且,訪問到被挾持的典獄長,也是前議員李榮宗主動把電話交給典獄長,並非我們中天要求這麼做,我們完全處於未知與被動的情況下。
2.在訪問之前,新聞部就一直強調,不要提問任何槍枝的問題,為的就是避免刺激受刑人的情緒。
3.不與受刑人直接對話,不當受刑人的傳聲筒,是我們節目製播的原則。所以,當後來典獄長有意把電話轉給受刑人時,我一直大喊不要,就是要遵守不與受刑 人直接對話的新聞專業倫理。
4.我們與前議員李榮宗的電話訪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外界了解一下最實際的狀況,在當時各種資訊混亂的時候,我們持新聞道德和新聞倫理的原則,從新聞專業的角度,提供觀眾了解最新的狀況,避免以訛傳訛,製造更多不安。
5.特別強調,在整個訪問過程中,新聞副控室與製作人一直利用耳機提醒我,什麼不可以問,什麼不可以做,為的就是避免刺激受刑人的情緒,避免因為他們聽到對話而受到刺激。
6.李榮宗後來離開現場後表示,當時在現場很恐怖,受刑人手上拿著槍,但是,他和典獄長把現場情況說明後,經由公正客觀的報導,讓受刑人的訴求被重視,才沒有發生更多不幸。

謝建文:新聞案發當晚,我在公司負責新聞的調度。
1.不破壞刑案的現場,不妨害檢警的偵查,是我們製播的第一個重要原則。
2.不與受刑人直接對話,不接受受刑人直接call in,新聞部不call out給受刑人,是我們堅持的。當時我們副控和製作人,都堅持這個新聞原則。
3.安撫受刑人的情緒,不做任何刺激的語言或者動作挑逗,避免發生更多的不幸,是當下每一位新聞部同仁長期接受新聞專業與倫理規範所達成的共識。我和警政署開過兩次會,他們都承認警方其實沒有所謂談判專家,若有,也都只是臨危授命。這次大寮事件,檢警都陷於慌亂,反而是靠媒體安撫受刑人的情緒。
4.六名受刑人,雖然表達了他們的訴求,但是,我們新聞部在處理他們的訴求時,也是有所把關,並非完全不假思索的全部接受與轉達。
5.中天新聞電話專訪前市議員,說明監獄內最新情況,某種層面上,滿足大眾知的權利,也讓相關人,包括六名受刑人、典獄長、戒護科長、所有受刑人的家屬,都因為了解實際的情況,而有比較安定的心情。
6.警政高層,沒有透過「正式管道」要求中天提供連線內容給無線電視台。但是確實有某位與警政高層關係非常好的中間人,輾轉表達了這樣的看法,依其了解當晚案發情況、警方部署策略以及警方的擔心考量等多方因素,讓我們相信警方有這樣的想法。不論如何,我們當晚都非常配合檢警,既沒有妨礙檢警,也沒有刺激受刑人,反而是透過議員的訪問,安撫了六位受刑人的情緒。
7.新聞自律,不能逾越,這是新聞人的規矩。

田炎欣: 案發後,衛星公會曾就此案開會,研擬新的製播規範。
1.我以中天倫委會執祕的身分與會,提出中天在挾持人質事件新聞處理時的製播規範。中天訂定的專業倫理規範中,有提到三個重點:(1)以人命為第一優先考量(2)不協助、不參與犯罪(3)不妨害檢警偵查。這也是國際各新聞媒體在處理人質危機時的三個重要原則。這次,新聞龍捲風,也依照這些倫理規範操作。
2.當時與會的張錦華教授非常稱讚我們中天的專業,而與會人士也提出一些新的補充,後來,衛星公會已經製定新的製播規範,修訂完成後就會公告給各衛星電視作為日後處理的準則。

陳主委:現在,請各位委員發言討論。

湯委員:我先提出我的看法。
1.從整個新聞發展過程和製播,大原則並沒有違法之處。
2.但是,技術上,我們可以探討一下,例如電話的取得、採訪提問的內容、在這個新聞發展過程中我們新聞部決策人員的位階、提問方向的控管、主持人的心態。如果依前面的說明,其實我們新聞部是很有製播規範在依循,即使有些問題想提問,但是仍在專業與倫理規範下遵守原則,這一部分,要讓各界清楚。
3.從新聞的專業來看,(1)獨家,是每家新聞台的競爭力要求。(2)人身安全,是各新聞從業人員所必須注意的。(3)對事件的影響,則是新聞在製播時應該考量的。
4.對於這個事件,我有個建議,它是個突發性的重大新聞,而且是跨部會的治安事件。但是,不僅法務部和警政署沒有建立現場指揮系統,行政院也沒有提高指揮層級,現場根本沒有指揮官,在各家媒體各憑本事發掘新聞時,只要沒有違反犯罪偵查,而且依循新聞自律,就應該尊重新聞自由。該檢討的反而是政府部門的應變能力與指揮體系。

杜委員: 我有幾個建議與反省。
1.獄政挾持事件,屬於重大案件,新聞該如何應變處理,我想,有幾個前例可以參考。包括無線台主播在陳進興事件時的提問是否得當?另外,前警政署長侯友宜的著作「性侵害殺人犯罪之研究-透視本土真實案例」,張文瑞的「危機談判」這兩本書,新聞部都應該拿來研究,找出可以參考的地方。
2.就新聞本身來看,這個電話訪問,引起負面疑慮是因
(1)談判過程中,電視媒體提供了一個談判平台,可能會讓歹徒沒有牽掛,最後成為另類的「借警自殺」。
(2)政府部門若有談判團隊,或者現場指揮官,媒體應該要和指揮官有所聯繫。不過,這次事件,根本沒有統核指揮系統。
(3)回到事件原點,新聞人為了善盡職責,想方設法拿到李榮宗的電話,做電話訪問,在媒體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把電話轉給被挾持的典獄長,但是節目中的訪問都沒有危及人質生命安全。
3.新媒體,在這次事件中,應該要想到去撈電視新聞,把精華的新聞,用在新媒,對於節目在做live,或者緊急事件時,要把新媒的角色與功能,導入決策中。

蔡委員:從三個面向來看。
1.這整個事件,除了六名受刑人自殺外,其他人都平安脫險,這是大家可以接受的結果。
2.依照刑案偵查的原則,碰到這種挾持事件,是不可以連線人質的,但是,這次的電話訪問,完全是意外,是前議員主動把電話交給典獄長。當然,若是現場有其他指揮官,他一定不會同意這種電話連線訪問。但是,我們從警政署和法務部發函給NCC的說法,也無從責難中天新聞有違反警察偵查或圍捕任務。
3.但是,我們還是必須反省檢討一下,以後碰到類似的案件時,我們如何規範,才不會引發外界的批評。

林委員:我有三點看法。
 1.整個新聞的發展,最重要的是「意外」,電話訪問到被挾持的典獄長,是意外發展出來的。
2.整個事件,官方沒有現場指揮官,新聞媒體沒有查詢對象與窗口,只要沒有逾越法律與倫理,沒問題。
3.建立更好更周延的SOP遵循。

賴委員:提出建設性意見、向前看,是比較重要的。
1.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經過這個事件後,新聞媒體自律執行綱要中,在第42次新聞自律暨諮詢委員會聯席會議,增修分則第三條人質事件處理條文,關於人質事件處理,從原來的兩條,增列為九條。這個自律綱要,自然也規範了中天電視,我認為中天電視應該要依循。
2.中天的專業製播倫理規範中,雖然訂有相關的條文,但是,經過這次事件,應該參酌衛星公會的自律綱要,可否更精進而提出修正案,經由倫理委員會重新檢視,讓中天電視的專業倫理製播規範,更周延,也更符合社會大眾的期待。

陳主委:在這裡做幾個結論。
1.經過大家的討論,整個製播沒有踩到法律紅線,新聞與事件的發展,也沒有失控 (out of control),在意外的情況下,李榮宗議員突然將行動電話交給典獄長,電話訪問到被挾持的典獄長,幸好訪問的過程與內容,讓社會大眾知道監獄內突發事件的詳情與最新進展,也安撫受刑人情緒,沒有引發更多不幸。
2.從比較建設性的觀點來看,衛星公會因為這件事而開會並且研修自律綱要,身為衛星公會的會員,我們當然要遵守新的人質事件處理規範。
3.更精進來看,中天電視專業倫理製播規範,雖然有很好的製播規範,但是,在引發各界討論後,應該在人質挾事件的新聞製播規範方面提出研修。
4.新聞部同仁,也請參酌過去重大案件主播訪談的案例,以及侯友宜、張文瑞兩位警界人士的著作,更精進在發生重大新聞時的新聞操作。
5.政府部門在重大案件應建立指揮官連繫管道,我們新聞部門也應該與其保持密切連繫,在有指揮官的情況下,新聞連繫與製播,透過指揮官來查證與協助。
(二) 案由: 新媒體運作現況,專案報告。
  說明: 1.依上次會議結論。
2.請新媒體事業處報告。
  討論與說明: 陳主委:
1.新媒的運作,非常不錯,能夠結合新聞,開創新視野。
2.但是,在新媒體的運作上,一樣要小心,不要逾越紅線。在新聞專業之外,也要兼顧內容的倫理問題,因此,在新媒體的同仁,除了加強本身專業的新媒素養外,新聞專業與倫理的教育訓練也要兼顧。
3.題材多元,內容才是吸引大家的原因,值得肯定。

賴委員:
1.利用社群的概念,在題材上設計與製作了很多與公益、性平、弱勢團體的相關話題,值得稱讚。
2.新媒體的發效速度很快,所以在內容上更要謹慎,恪遵相關的規定。

湯委員:
1.手機APP下載的服務,應該滿足各種載具的需求,不管是一般智慧型手機、平板,或者是透過平板連接的手機。
2.還是強調一下,新媒體的內容多元與傳輸速度快,因此,更要符合新聞的專業與倫理。

陳主委: 我們做成幾個小結論:
1.新媒體的運作與績效,大家有目共睹,就像剛才新媒體的專案報告,連NCC都來中天新媒訪問了解運作情況。但是,因為這樣,在內容題材上,更應該多元化、豐富化、公益化、實質化,讓所有新媒體的使用者利用新媒體快速接收新訊息。
2.在新聞專業與倫理規範這一部分,新媒體,沒有例外,同樣必須兼顧專業與倫理,因此,教育訓練這一部分,也應兼顧新媒素養與倫理素養。

四、臨時動議:無
五、散會:民國104年10月7日(星期三) 上午 11 時40分 整
附錄: 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 新聞自律執行綱要
(參:分則/三、人質事件處理,第42次新聞自律暨諮詢委員會聯席會議增修)
1. 以人質生命安全為最優先考量,不論人質事件處於未公開或已公開狀態,均不得有任何危及人質生命安全的採、編、製、播行為。
2.人質安全脫離犯罪行為人控制後之採、編、製、播,為避免侵害當事人隱私及造成二次傷害,應取得當事人同意始得為之。但檢警或其他主管機關主動發布消息者不在此限。
3. 人質事件處於未公開狀態時,媒體一律不報導、不採訪。僅能向檢警或其他主管機關蒐集資訊做為背景參考。
4. 人質事件處於已公開狀態時,應考量公共利益及遵守比例原則,審慎進行適當篇幅之報導。惟應配合檢警或其他主管機關的指揮,不得有危害人質生命、妨礙犯罪偵查的採、編、製、播行為。
5.不論人質事件處於未公開或已公開狀態,媒體應審慎履行專業任務,不可妨礙警方談判與營救任務,避免擅自與人質及犯罪行為人接觸,不可主動聯絡、採訪犯罪行為人或人質。若有無法避免之接觸,不做現場LIVE直播,並應盡速向警方報案。
6. 人質事件已公開狀態下,媒體報導不可受到犯罪行為人操控,避免成為犯罪行為人的傳播管道。
7. 人質事件已公開狀態時,媒體報導時應向檢警、或其他主管機關確實查證,避免揣測性的言詞,盡力平實呈現。擷取使用「網路資訊」時,應更加審慎,若涉及人質安全時,需向檢警或其他主管機關報備並配合其指揮。
8. 人質事件已公開狀態時,謹慎處理關於家屬親友之報導素材,非僅呈現衝突現場,避免炒作情緒,避免擅自傳送訊息,審慎衡量相關報導是否會妨礙警方辦案與危及人質生命安全。
9. 採訪報導人質事件之媒體從業人員,應注意自身採訪安全,與可能之心理創傷。